囧萌脑抽文艺小漫画爱好者,墙头多,下限很低fo前三思【。 //CP: 晴艾/中翅大人组/鸣佐/爱娜娜1中心贵乱ing

【安兵】在便利店厕所失忆

群里抽签写的小段子=u=。



这绝对是个意外。兵部边关上厕所的门边思考着。



起因只是个相当普通的私会。潘多拉的名誉会员安迪·日宫虽然7年前离开了组织,却时不时地会与潘多拉的成员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遇见。日宫摆摆手把这叫做孽缘,兵部把它称作命运的安排,内里却阳关灿烂地给计划通点了个赞。


于是10分钟前,便利店的监视器见证了两人的“不期而遇”,正确的说,是两人从“不期而遇”,到互相拉扯,到一前一后挤进便利店厕所的全过程。【为什么厕所没有监视器!?】据说这是之后被不知名少女强逼拿出便利店监视录影带的店员对警方回忆中提到的少女原话。


如果把安迪·日宫的情商划分一下等级的话,大概是Level7,这是Children三少女某次讨论得出的结果。据说满级是Level100的样子,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很好地解释了日宫到这恋爱的黄金年龄还一直孤身一人完全没有对象的囧境。这个结论得到了安迪·日宫强烈的反对,【情商和恋爱运才没有关系!】……但本人貌似对情商的等级划分没有太多反对的样子。


【在那之前,我……还有要做的事。】三少女虽然对日宫当年离开潘多拉的理由没有太多的了解,但仍然无法苟同。【嘛~嘛~,要理解男人为了有朝一日能迎娶那个命中之人所必须做出的努力嘛。】皆本出来打圆场。【为什么皆本说得好像已经有这么个人了一样!】皆本语塞。


命中之人……安迪·日宫在世界的各处旅行途中,每次若有所思地抬头45度望天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一个人。如果children三少女知道日宫与这个命运之人早在初遇的一个月内就已经一个全垒打从打击区直接跑上了本垒,不知道会不会惊讶到把巴贝尔的大楼连根拔起再倒插进地里。


【你一定把你的银行存款全用去买节操与纯情了,还都是个时不时损坏的不良品。】偶尔一起喝酒的贤木摇晃着酒杯如此说道。这是当日宫酒后吐真言道平时如何与自己的右手为伴如何尽力不去想那个命中之人如何焦躁如何失落如何在偶遇中试图把持自己如何每次把持都以失败告终如何在一通翻云覆雨后在那个人的面前露出没出息的内心如何如何……之后的评论。而日宫只是转过身去闷声喝酒,顺便将脖子往高领外套里缩了缩。


也许那些相遇并不是偶然。偶尔,安迪·日宫贫乏的脑细胞也会互相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但这些火花却只是让他更为消沉。【即使到现在,也依然被照顾着呢】。年龄差也许是无法逾越的鸿沟,而日宫却从未像现在一样为此焦急过。那个人的余裕,宛如他那仿佛能看穿一切的微笑一样,突然变得如此可气。


而那个人,此时此刻正面带着那招牌式的微笑和自己前胸贴着前胸,挤在便利店厕所狭小的单间里。


便利店的相遇,一切都如此地熟悉,仿佛经历了无数次的【偶遇】演练。但惟独这次,所有的流程却没能按部就班地跑下来。当日宫被眼前那个比自己小了一圈的身体强硬地拖入便利店的厕所时,才后知后觉了兵部的异常。


后背刚贴上单间简陋的墙壁时,外套的高领已经被用力往下拉了去,眉尖有不属于自己的刘海的触感,而在感受这份瘙痒之前,注意力已经被唇上温热地触感吸引了过去。紧贴的柔软被稍稍分开,而后又变换了角度重新合上,一遍又一遍,毫不厌烦。偶尔从嘴唇间泄漏出来的水声,与天顶角落因年久失修而渗漏的水声混合起来,形成一种奇异的节奏。除此以外,只有呼吸声在不断地变急促,被放大,被放大,响彻了日宫的大脑。


双手熟门熟路地抚上了兵部的后背,然后一路向下,日宫朦胧地想不愧是用银行存款换来的节操,俗话说便宜没好货就是这么回事。然而,手在撩起质地良好的学生制服和衬衫到达里层皮肤的时候,日宫却怎么也无法再继续下去。


也许该庆幸那小小一部分的存款被拿去换取了【纯情】,也说不定。


【兵部……兵……部!】等等……!日宫紧紧扣住兵部的肩膀,将紧贴的身体推开出一条手臂的距离。


【发生了…什么事?你今天太反常了……】


明明进来的时候如此强势主动,这时被推开的兵部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眉眼被掩埋在银色刘海的阴影里。


【……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呢?】兵部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完全没有用力在说话,但日宫的耳朵却无法不清楚地捕捉到每一个字。那些字列成一队侵入进血管,一路逆流直到到达心脏,将本来正常跳动的心脏狠狠捏了起来。


日宫抖动着嘴唇,绞尽脑汁试图编织出一些语言,而对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外传顶多算个男二正传连个像样的酱油都算不上的你,真的以为7年里能改变原作者的意志吗你是真傻还是真傻还是真傻?】……虽然早知道认真起来的兵部很可怕,但依然没料到这破坏力的级别。日宫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变成了玻璃制成的,并且还一箭正中心脏。在他颤抖着不让自己碎成渣的同时,兵部慢慢抬起了头,露出了那个笑容。


既是那个招牌笑容,又有点微妙的不同。日宫觉得有必要订正一下前文。这个笑着的兵部脸上有平常没有的潮红,带点粉色的红甚至一路蔓延到了耳尖。虽然嘴角摆出了上扬的弧度,眉尖去微微地纠结起来,似是在诉说些许哀伤与无奈。


日宫把差点碎成渣的自己粘了起来。他还不能碎,他不能碎。


有一些话从来不曾被传达,经历时间的洗礼,越发难以传达。【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一切都好。所以私底下为了延续你的生命,这些年一直都有在到处旅行,有意无意地寻找着能让你再多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一点的办法。……虽然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建设性的进展。但是……但是,我想,我只是想为了你做些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活得再久一点。】然而,这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罢了,只是一个渺小的变成了Normal的青年完全忽略了对方的感受的单纯的自我安慰。日宫现在才意识到,又或许很久以前就已经意识到,却束手无措。结果自己依然被那份【年长者的余裕】所救赎着,而却对这份余裕的真实性毫不知情。


【你真的是个笨蛋。】的确是如此,为了能更长久的与你一起而远离了你这么多年,仔细想想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个驳论。但除此以外我该怎么办呢?……呐,兵部?


日宫抬起头。


【……咦!?】然后他愣住了。


面前的兵部不止表情可怕,明明没了Unlimited全身却还围绕着黑气咕噜咕噜向外散发(也许是催眠吧)。【你是个笨蛋,hi~~no~~mi~~ya~~】说着兵部挥起了右拳,两眼闪光。


日宫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被漂亮地打飞了出去,身体旋转360度脑袋准确无误地扎进厕所的蓄水缸,水从破裂的水管的四面喷射出来,一直射到天花板。


【哈…哈…哈……】自从有了ESP就再也没干过类似肉搏这类运动的兵部气喘吁吁地站直了身子,虽然用的是拳头,但因为实在是太生气了也许在拳头上加入了一点点超能力……也说不定。不过兵部并不在意这些小事,反正日宫一直很健壮…或者说,很能挨揍不是吗?只是,难得兵部也有失算的时候,而本人在30秒钟后才意识到。


被兵部用超能力从蓄水缸中拔出来后安置在马桶盖上的日宫睁开眼的第一句话是:这里是哪儿?


兵部被这神展开惊到头发变成了银白色,……哦不,也许本来就是银白色的。


日宫看上去是失去了离开潘多拉以后7年份的记忆,陷入换乱的日宫好不容易才通过通讯器上的各种时间提示才终于正视了自己失忆的事实。

兵部转身悄悄地关上单间的门,……怎么办?也许试试用超能力恢复记忆?兵部少有地扶住了额头。


渐渐的,厕所里重又恢复了安静,日宫的声音响了起来。【兵部?】


没有等到兵部的回应,声音又继续了下去,【兵部。】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对不起。】


兵部的动作停止了。


啊~啊,这个叫做安迪·日宫的青年,他从以前就再了解不过了,而青年就算年龄增长体格渐壮,他依然是那个安迪·日宫。一抹笑容爬上了兵部的嘴角。


【刚才你问我我们俩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吧?】兵部推开单间的门笑着说道。【我们,是在商量婚礼的事哦?】


【……咦?】


一周以后,在潘多拉的大本营新·灾难号上举行了安迪·日宫与兵部京介的婚礼,婚礼受到了潘多拉成员或惊喜或惊愕或惊吓过度而昏倒的热烈祝贺,皆本也成功在Children把巴贝尔大楼倒插进地里的前一步阻止了灾难的发生,真是可喜可贺。


三个月后,潘多拉船舱内的某个房间里传出了如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当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把它当回事。



评论(2)
热度(37)

© 门口小贩 | Powered by LOFTER